首页 > 综合体育 > 游泳>  正文
2020-11-19 19:12: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重判孙杨却轻判霍顿队友,WADA主席质问国际体育法庭:依据在哪?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创始主席迪克·庞德表示,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霍顿女队友莎娜·杰克虽然只禁赛两年,虽然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判定为“误服禁药”,但她仍然是一名“服用过兴奋剂的运动员”。

杰克希望在两年的游泳禁赛期结束后,能获准重返训练。然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呼吁仍有可能恢复对她最初四年的禁令。在接下来的三周内,杰克的前途仍不明朗,因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澳大利亚体育诚信委员会和国际泳联三个机构都有权利决定是否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本周的裁决提起上诉,该裁决在2019年她被检测出Ligandrol阳性后,将对她4年的禁赛减至2年。——这也引发了舆论轩然大波,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给予中国游泳队长孙杨八年禁赛严惩,却对澳大利亚的杰克法外开恩。

Ligandrol是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剂一类药物中的一种,它能产生合成代谢作用,如肌肉质量和力量,但没有类固醇通常的副作用。但是,尽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现杰克并没有故意摄入这种物质,国际奥委会成员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成员庞德说,她仍然犯有兴奋剂罪。

庞德质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没有什么依据,想重判就重判,想轻判就轻判:“你的运动员不是无辜的——她是一名服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这是一项兴奋剂违法行为。唯一的争论是制裁的长度是多少?她得到了减刑,因为CAS小组确定她没有重大的错误。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证据来推翻四年的判决,而更改为两年,但这就是法庭的决定……对罪犯的判决被减轻了,但他仍然有罪。”

展开全文

庞德呼吁对兴奋剂零容忍,并且表示几乎就不存在误服,误服本身就是借口,他直言:“兴奋剂很少是偶然的,尽管被抓的人会说是误服……他们都是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