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健身跑步>  正文
2020-09-14 16:38: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已旅行21国的南京大四学生欲徒步穿越非洲 身患疟疾后又染新冠

近日,欲徒步穿越非洲的“驴友”鲁某某,因中国大使馆两度发文劝其返程未果,并先后患上疟疾、新冠肺炎,引发广泛关注。据了解,鲁某某是南京某大学大四学生,今年1月31日,鲁某某出国旅行,截至目前,已旅行21国。

今年4月13日,中国驻马里大使馆曾发文表示,“关于某中国公民执意前往马里中北部地区的领事提醒”。文中称,“国内来非进行穿越非洲大陆旅行的‘驴友’鲁某拟从马里首都巴马科前往马北部城市加奥,并继续前往周边国家。使馆获知该信息后,对其行为进行了多次劝阻,但鲁某仍坚持上述安排。”强烈呼吁其“重新规划旅行计划”。

9月3日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劝告徒步旅行者快返航,称其前进的方向不是家。文章称鲁某所在的古尔马省自2019年1月起已实施紧急状态,使馆已多次发布安全提醒,请中国公民暂勿前往有关地区。鲁某已经穿越、甚至打算再次穿越的布与马里、尼日尔等国边境地区,一直是恐怖活动高发的危险地带。

对于这名“驴友”自称“一个人的绝地求生”行为,不少网友质疑是不负责任,浪费国家资源,其“偷渡”行为也有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嫌疑。

据了解,鲁某某的旅行开始于1月31日,当时新冠疫情正在我国肆虐,他称自己没想到会在非洲碰到疫情,作为一个“社畜”,觉得这辈子只有一次机会出门。

展开全文

鲁某某一共去了21个国家,如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丹麦、德国、瑞士、法国、西班牙、摩洛哥等,一共花了6万元左右。最贵的旅馆300多元一晚,在瑞士;最便宜的是非洲,只要50多元一晚;每天吃饭大概在30元。出发前计划的是5月份回国。

3月1日,他开始在非洲旅行,从摩洛哥一路南下,穿过西撒哈拉,到达毛里塔尼亚。在塞内加尔的时候被困住了,没有公共交通,只能走。3月26日,是他被困在塞内加尔的第八天,从那天开始徒步旅行,当天早上打车去了汽车站,但是汽车站已经关闭了,于是他准备坐着突突车准备出城。后来打不到车,就开始徒步了,徒步和搭车相结合。坐过驴车、马车、大巴车、公交车、卡车等

4月13日,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发出“关于某中国公民执意前往马里中北部地区的领事提醒”,鲁某某称,他看到那则消息的时候已经身在大巴车上了,没有太多的担心,一个姐姐还帮他联系好,准备偷渡到尼日尔。

没想到等到了5月,疫情全球肆虐,已经没有航班可以飞回国了,他的计划只能作罢。

8月,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开始组织在马里和尼日尔的特殊困难同胞搭乘商业包机回国事宜,鲁某某说:“那时确实可以走,但是我嫌贵,所以没有走。单程机票2.7万元,我是理想主义者,我相信能走回来。”

从4月1日到8月5日,鲁某某一直在马里住着。他称自己毕业论文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所以就住在马里了。8月5日,他从马里偷渡到了布基纳法索,8月14日,再从布基纳法索偷渡到尼日尔。在偷渡尼日尔的过程中,被警方抓到了,又遣返回布基纳法索。他在布基纳法索生活了20天,被蚊子咬了,9月1日感染上了疟疾。

“当时整个人忽冷忽热,烧到40度,低烧的话就跟冰天雪地一样,很明显的疟疾症状”,“一开始觉得没什么,自己抵抗力很好,不用治。但是当天晚上实在受不了了,身体机能进入了一个非常疯狂的状态,真的就像在跑马拉松一样,全身不停地出汗,两个肾都有紧绷感。”

鲁某某称,所在旅馆的黑人小哥和他哥哥一起把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诊断出他得了疟疾,给他紧急输液。由于疟疾病情比较严重,第二天医院通知了大使馆,然后大使馆再通过联系当地的警察局,疟疾是9月7日康复的,不过由于当地的病房没有隔离区,那边有新冠肺炎患者,因此鲁某某也被感染了新冠。

对于自己感染新冠,鲁某某称自己完全没想到,他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感觉做什么都比较累,原来138斤,现在110斤左右。

回忆起旅行这一路,鲁某某称遇到过危险,也碰见过好心人。“最危险的一次,是从马里到布基纳法索,一个骗子想把我骗到树林里,说带我过边境。他是个摩托车司机,要往旁边小路开,但那条路不是去边境的路,应该是想抢劫之类的。” 对于此次经历,他称自己并不后悔,因为也是人生中的一种阅历。

鲁某某现在的计划是等待身体康复后,准备把之前的机票退了,再买一张机票回国,坐便宜的航班,会从土耳其转埃及。他还呼吁大家不要学他,“太危险了。现在想想都有一点的。我偷渡了那么多地方,和勇敢没有关系,主要是运气好,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帮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