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健身跑步>  正文
2019-01-10 11:59: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姚妙“被注册”10年 山东省田管中心:同意放人

姚妙

文 | 嘉琪

图 | 网络

1月4日,中国女子越野第一人姚妙在社交网站上发出《我是姚妙,我要自由!——至山东省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瞬间引起网友热议,文中提及因为2015年在山东威海体育训练中心待了3个月,却被从2016年到2026年注册长达10年。而且这一情况姚妙本人直到2018年12月26日才知晓,随后的放弃注册权也是一波三折,“一把手不愿意签文件,怕麻烦”各种原因导致放弃注册的手续迟迟不能办理。

近日,澎湃新闻联系到相关负责人,针对这一问题,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副主任李少杰表示:姚妙的情况比较特殊,当时只训练了三个月就离开了,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山东籍的运动员注册了十年,是不可能代表其他省市参赛的。

据了解,目前姚妙的注册信息显示在山东,相关负责人希望她能够回到山东,但姚妙本人明确表示不想回来,要注册湖北,最终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方面表示同意放人。目前,山东省田管中心和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正在与姚妙进行沟通,办理撤销注册信息的相关手续,预计很快就能办好。对于文中提及的没有领过任何训练津贴、运动用品等问题,李少杰也给出了解释:“集训的运动员只享受伙食待遇,一天40元的集训伙食,没有其他的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带领姚妙在山东训练的石雨教练,并不是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的教练,这一情况随后也得到了本人的证实。错综复杂的关系,极其特殊的情况,造成各方的沟通交流不畅,最终导致不愉快问题的发生。

事件回顾:

去年获得2018UTMB CCC女子组冠军,作为国内女子越野跑的领军人物,姚妙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然而突然发现自己是被注册过的运动员,注册期从2016年到2026年长达10年,让这位“越野女王”顿时感觉自己失去了自由。

事件源头—上大学变成集训3个月

事件的起因要追溯到2015年,当时的姚妙在贵州六盘水体校读中专三年级,体校的教练说送她和另外两位同学去天津上大学,结果变成不专业的3个月训练。

姚妙的网络发文中写道:2016年1月份,当教练给我们的火车票是去烟台的时候,我们也没多想就坐车去了山东,到山东的时候是一位山东威海体育训练中心的石雨教练去接的我们,石教练告诉我们说现在山东集训一段时间,我们也没多问,在那里就住了一段时间。在山东威海体育训练中心,因为教练重心不在我们身上,训练也不专业,也没有任何比赛,所以我多次想要离开。慢慢的我觉得我在那里只是浪费时间,但是由于身上钱不够路费,所以我一直到了16年3月底才开口向家里人要了回家的钱。

没有事先向往的大学生活,缺乏专业的指导和训练,最终姚妙选择自付车费离开,结束三个月的训练。

事件发展—待3个月被注册10年

结束没有意义的训练姚妙开始自主安排训练和比赛,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跑者,在各大赛事中屡次斩获头名,2017年以935的积分成为赛事总积分排名女子组总冠军,2018年9月,在越野跑殿堂级赛事UTMB上斩获CCC组冠军,成为首次站上UTMB领奖台的中国女运动员。

正值事业火热的上升期,2017年中国马拉松大满贯出现大众组,姚妙在准备报名参加奥运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被注册过的运动员。2018年12月26号,,拨打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的电话查询,姚妙发现自己已被注册在山东省,并且从2016年注册到2026年长达10年!

对于究竟如何被注册为运动员,姚妙本人毫不知情。发文中写道:记得刚到那边训练没多久的时候,石教练曾多次找我谈话说给我在山东转正,可以领工资和上大学,但是要我先去注册。可是我当时成绩并不好,成绩才是一级水平,我觉得我的水平不够,他就告诉我说给我办一个家的等级证书就行了,但是我没有答应。

又一次他给我说让我把照片跟身份证一起交上去,可以给我先把大学办了,在交了身份证跟照片一段时间后,他又告诉我大学没办下来,之后我就问家里要了路费离开了。

按照《全国运动员注册与交流管理办法》,运动员注册需要本人亲笔签字和指纹,然而姚妙在没有签字和按手印,没有被询问意见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成为注册运动员,并且长达十年。

事件解决—放弃注册权一波三折

在得知问题之后,姚妙开始向山东省田管中心和威海市体育训练中心申请,办理放弃注册权的手续,几经反转,最终却被山东威海训练基地的注册教练告知:“一把手”不愿意签那个文件,不愿意管这事怕麻烦。

万般无奈之下,姚妙只得通过社交网络求助,发文中姚妙提及自己申请放弃注册权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当天我跟男朋友祁敏一起买了高铁从武汉到济南,想要办理放弃注册权的手续,一大早到了山东省田管中心,的了三个多小时。后来负责人郭跃老师告诉我们说他们会帮我办妥的,说现在领导在外开会,而且他们要统一处理。

当天我们只能离开,2019年1月2号山东威海训练基地的注册教练微信给我发了放弃注册的文件让我签了寄过去就可以了。我当时对上面的内容有很大疑问,但他说那是走一个形式没有任何影响,所以我愿意签署这个文件,心里觉得只要能解除注册就行了。

可徐教练却在1月4号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一把手不愿意签那个文件,不愿意管我这事怕麻烦。

对于姚妙发文中提及的事件,山东省的一位田管中心的负责人表示与事实没有太大的分歧,基本属实,主要是前期没有及时沟通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