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健身跑步>  正文
2018-11-08 11:34: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跑步改变生活轨迹!“戒毒跑团”现身纽约马拉松

文 | 嘉琪

图 | 网络

在刚刚结束的纽约马拉松上,一支特殊的“戒毒跑团”吸引了大家广泛的关注。

“戒毒跑团”由45名特殊的跑者组成,他们都是曾经深受毒品的侵害,无法自拔的瘾君子,跑马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为了感受不同赛道的风景,挑战体能的极限,更是为了寻求自信,通过跑步彻底改变生活的轨迹,让自己的生命重现光芒和希望。

跑步成为毒品的绝好替代

据悉,这支特殊的跑团成立于2001年,由纽约的一所戒毒中心Odyssey House的首席运营官约翰·塔沃拉奇建立,最初,塔沃拉奇建立这个跑团的时候秉持着“跑步可以成为戒毒治疗最有效的辅助工具”这一信念,在没有任何科学数据和实验研究能够佐证这一想法的情况下,塔沃拉奇开始了勇敢地尝试。

自建立以来,这支跑团迎来送往了多批成员,通过让成员们养成跑步的习惯,帮助很多人逃离毒品的魔爪。而且每年,跑团中的很多人都会参加纽约马拉松或是其他美国各地的马拉松比赛,一般赛前他们都会在纽约的中央公园进行几次30公里的长距离拉练。

今年纽约马拉松之前,跑团里准备参赛的跑团成员又相约来到了中央公园,他们在完成训练之后,并肩坐在公园水库的边上休闲,分享着训练中的心得体会。

这群特殊的跑者在赛前接受了美国《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他们表示跑者从他们身边经过,不会察觉出有任何不同,只有这个跑团里的人自己知道,经历过什么样“可怕的过往”,跑步带来的美好让他们分外珍惜。

今年6月刚刚结束所有的住院戒毒治疗,36岁的赖安·史蒂文斯说“跑步是我恢复的最主要手段,我喜欢跑步之后身体健康舒畅的感觉。”其实最初史蒂文斯排斥跑步,并不相信这种治疗方法,但当她被逼着跑了一次之后,就无法自拔,爱上了跑步带来的幸福感。“跑步让我肾上腺素飙升,跑步的快感代替了我吸毒的刺激”。

47岁的约翰·凯恩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他在20年前就因为服用处方的阿片类药物而成瘾,后来开始吸食海洛因,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摆脱对毒品的依赖,直到接触了跑步。“我本以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转移我对于毒品的注意力,直到我开始跑步。我发现我很专注于我的配速,用意志和坚持跑完马拉松,这种精神力量悄然进入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设定目标、为目标努力、达成目标,跑步让凯恩和很多跑者一样,意志力越来越坚定,现在的他可以长时间专注于毒品之外的事物,并且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在4小时内完成第二场马拉松。

代替不代表抹去历史

对于在Odyssey House戒毒的大多数患者来说,跑步已经成为生活的一种习惯。据了解,在今年参加纽约马拉松的45名跑团成员中,只有19位是正在戒毒的跑者,除了一部分工作人员之外,其他跑者都已经成功脱离毒瘾。跑步让大部分在Odyssey House经历过戒毒的人重新感受到生活的阳光,但他们在奔跑的同时也必须明白——跑步只是替代品,它无法治愈毒品带来的所有伤害,不能抹去过去的一切。

跑团的首席教练安德鲁·马修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分享了一个让人非常痛心的例子,2011年开始,他成功说服了一位女吸毒者劳拉·汤普森在戒毒过程中跑步,汤普森也逐渐养成了跑步的习惯,享受跑步带给她的快乐,很长一段时间,表面看上去她恢复得非常好。但就在今年1月30日,纽约警方通报了汤普森死亡的消息,经过法医鉴定,死因是过度使用阿片类药物。

这一意外给了Odyssey House跑团里的成员重要打击,但也让他们更加懂得珍惜现在所沐浴的阳光,享受的跑步时光。事后斯蒂文斯自嘲道“跑完马拉松之后的身体情况让我感觉整个人都很真实,酸痛、疲劳,然后确信自己不会再跑下一个比赛了。” 虽然她已经说过好几次类似的话了,但是她一直坚持在跑步,极其珍惜每一天拥有阳光的生活。“只要身体允许,明年我应该还会参赛,因为这条跑道上让我重拾自信,很少有人能够自豪地说:我曾经戒过毒,而现在可以跑完一个纽约马拉松。”

马修斯谈及和自己的学员每一次去参赛的感受时说“每次陪着他们去参加比赛,我在终点等着跑团里的成员,感觉自己就像是焦虑担心的家长。”有时候,马修斯也会和跑团成员一同参赛,在比赛过程中,他要时而放慢配速,照顾落在后面的跑团成员,时而再提高速度,到不同的路段去查看各位成员的身体情况。这比他自己参加一场马拉松要辛苦很多,但能帮助更多人找回生命的希望,开始全新的生活,马修斯觉得很有成就感意义。

微信搜索公众号 paobusaonian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