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F1赛车>  正文
2020-03-24 07:27: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周冠宇称雄“F1大奖赛” 疫情下电竞成赛车新增长点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在一场“娱乐大于竞争”的“虚拟F1”巴林大奖赛中,雷诺F1车队试车手、来自上海的周冠宇在近40多万名网友“云注视”下,击败兰多·诺里斯、尼古拉·拉提菲等现役F1车手,意外夺冠,堪称中国人在赛车领域至今的最高成就。

在赛车运动因“新冠肺炎”继续停摆的周末,无论是颇为传统的欧陆赛车,还是享受自嗨的美式竞速,线上进行的电竞对抗都成为“标配”。

跟真实相同操作的电竞

此次“新冠肺炎”对体育产业的打击堪称“史诗级”。对全球经济体量近百亿美元的赛车运动,“停摆”令运营者叫苦不迭。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F1为例,从今年1月22日的历史最高位——46.08美元/股,直坠如今的20.85美元/股。投资界人士认为,随着F1的赛季恢复日期不定,可能持续看跌……如此“黑天鹅”局面下,电竞成了电视台、视频网站播放F1赛事历史经典战外,赛车圈仅存的能继续刷存在感的方式。

除了F1利用官方游戏《F1 2019》组织明星赛,美国NASCAR更组织了一场由真实车手献技的“虚拟赛”——仿真的比赛平台、完整的赛前仪式,蹲点车手家的“维修区记者”,刻意保持社交距离的解说员,本场赛事通过FOX Sport电视台播放,引发社交网络热议。相关从业者认为赛车电竞会因“疫”获得转机。

让我们盘点赛车电竞的历史——早在电子游戏发展的初期,竞速游戏有着重要地位。1972年,美国雅达利公司发布的首款现代游戏《Pong》。仅一年半后,首款真正的驾驶游戏——《Gran Trak 10》问世,拥有方向盘、油门刹车踏板和换挡杆的街机一时备受追逐。放到今日看,这款游戏真的挺“弱智”的。

随着信息技术的指数级发展,竞速游戏产量丰富、画面精美如画、物理趋于真实、外设更为豪华。很多玩家的直观感受——“游戏机”已没有市场,“模拟器”已成为主角。当电竞产业因“千禧一代”的价值观改变时,赛车圈的那些老板们自然无法忽视,视为自己的下一桶金。一群在卧室或客厅,穿着袜子操控踏板的“宅车手”诞生,也就顺理成章。

截止2019年底,赛车电竞在全球范围内已拥有多个官方赛事。名头最响的就是由10支F1现役车队组队征战的F1电竞全球锦标赛,去年的第三届赛事仅网络海选赛就吸引109000人参与,只为实现效力F1车队的梦想。其超过50万美元的总奖金池相当可观。同时,WRC世界拉力锦标赛、WEC/勒芒系列赛、NASCAR等都有其专属电竞赛事。另外,在拥有赛车奥运会之称的FIA赛车大会中,赛车电竞亦是国家荣誉争夺的重要一环。

展开全文

传奇可能从电竞开始

从“宅车手”变身真车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可熟知赛车运动的朋友,会立马想起日产汽车和索尼互动娱乐——两大日企共同组建的“GT车手学院”。西班牙毕业生卢卡斯·奥多涅斯,曾斩获过2011年勒芒24小时赛LMP2组的亚军。

据赛车史记载,首位从“宅车手”转变为真车手的,是2019年FIA WTCR世界房车杯年度冠军罗伯特·米切利斯。当年,为了成为《Grand Prix Legends》这款游戏的全球第一玩家,年少的匈牙利人差点被大学勒令退学。随后,如许多传奇那般,过程和结局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那时的网络连接还是‘电话线’,为在游戏中刷出更好的圈速,我可以将其他任何事都抛之脑后,只想证明给大家自己最快,如此动力激发我的潜力。外加加珀的推荐,我幸运地获得驾驶真实赛车的机会。赛车生涯就这么展开。”米切利斯在加冕世界冠军后的一段采访中表示。

一些“宅车手”的传奇赛车故事不时上演——恩佐·贝尼托,这位意大利玩家在2019年初的ROC王中王争霸赛中,首度驾驶赛车就接连击败IndyCar年度冠军瑞恩·亨特雷和FE电动方程式总冠军卢卡斯·迪格拉西,刷屏网络世界,被称为“宅车手的胜利日”;曾是厨师学徒的两届F1电竞总冠军布兰登·李已成为梅赛德斯F1车队的模拟器车手,还时常跑英国国内赛事,这个过程中,其“宅男”的超重体型不复存在,人也变得阳光健康。

如今,新生代F1车手更是家中必备模拟器,闲暇时拿网络比赛保持状态。其中,“难得一见的天才”马克斯·维斯塔潘、“迈凯伦英国未来”兰多·诺里斯更是非常积极的F1电竞参与者。他们不仅互相切磋,还组团拿下知名平台iRacing所举办的斯帕24小时赛胜利。后者最近更是将自己“打游戏”通过网络直播传播,成为切切实实的“网红”。

周冠宇取胜的暗示……

毫无疑问,电竞赛车或将是整个电竞产业的下一个增长点。因为全球范围内车迷的基数可观。一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目前《GT赛车》拥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更为骨灰级的对战平台iRacing也超过5万的活跃用户、至今总计卖出的电竞赛车游戏超过5亿套……

加上像梅赛德斯、雷克萨斯、迈凯伦等知名汽车制造商的介入,投入电竞赛车的资金也是与日俱增。“电竞赛车是赛车运动拥抱‘千禧一代’的最佳方式之一。老实说不少‘宅车手’都没怎么看过真实比赛,却不妨碍他们享受速度与激情。这会转化为真实赛事的推广红利。从我们赞助商的反馈看,他们看好这个领域的后续发展。”F1发展与电竞部总监朱利安·谭曾这样告诉笔者。

在中国呢?在久事智慧体育举办的首届F1电竞中国冠军赛前,就有不少名头很大的赛事先后举办,奖金也不错。例如:世界赛车电竞超级大赛,中国电竞赛车职业联赛等,吸引到诸多高手参赛。其中包括签约F1世界冠军费尔南多·阿隆索的电竞车队的“圈中红人”高翔等人。

当然,国内赛车电竞的参赛基数和水准,和世界顶尖水准有着一些差距,但按其他电竞里中国选手的表现,很可能,在首位中国F1正赛车手出现前,中国很可能会迎来一位冠军级的赛车电竞选手。至少,周冠宇的意外获胜给了我们希望。

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