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F1赛车>  正文
2020-01-08 20:32: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石家庄车手首次亮相达喀尔,走最难的路,看最美的风景

5个小时的时差,

当家乡石家庄已经

随着明月星辰一起沉入梦乡,

当你开始阅读这段文字的时候,

闫珂和他的伙伴却仍然在

沙特阿拉伯的达喀尔赛场上艰难前行。

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越野汽车赛事

和人生最大的梦想交织在一起,

石家庄汽摩协会主席、车手闫珂

2020的开年,尘土飞扬。

展开全文

作为一项有着40多年悠久历史的汽车赛事,达喀尔拉力赛一向被冠以世界上最艰苦拉力赛的称号。2020赛季的比赛,达喀尔拉力赛首次进入西亚,开启了“沙特阿拉伯版”的 征程,本届赛事共吸引了351台车辆参赛,其中摩托车组174辆,汽车组134辆,卡车组47辆。中国有16人参加本届达喀尔拉力赛,其中汽车组包括车手和领航员共12人,摩托车组3 人,还有1位卡车组的中国技师。第一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河北九江车队共有三辆汽车、两辆卡车参赛,是迄今为止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最大中国车队。石家庄汽摩协会主席、车手闫珂此次以领航的身份参赛。

本年度的达喀尔拉力赛吸引了不少“牛人”参赛:达喀尔冠军之王彼得·汉塞尔、西班牙老将赛恩斯、卡塔尔王子阿尔阿提亚等,前F1冠军车手费尔南多·阿隆索也首次体验 达喀尔的魔力——从1月5日至17日,大家将一起面临总计7800公里的挑战,其中包括5000公里的特殊路段比赛,比赛共计12个赛段,其中5个特殊赛段长度超过450公里。

“第一次离开柏油沥青,开上全世界最难的赛道,对我来说确实有点疯狂。但我喜欢这个挑战。”38岁的阿隆索在开赛之前曾这样豪情万丈。可惜达喀尔是不会对大腕儿网开一 面的。

第一赛段的65公里处,法国车手驾驶的2017赛季的达喀尔冠军车就付之一炬,车手杜马斯只能眼睁睁着看着大火熊熊燃烧。而烧车在第三赛段再次发生,又一台“千万”级别 的赛车被烧成了“残骸”。阿隆索对达喀尔的适应还不错,不过在第一赛段就遭遇机械故障,修车浪费了他两个小时,前F1冠军说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给赛车更换半轴。

达喀尔一视同仁,不管你是新来的,还是曾经辉煌过。

截止记者发稿前,首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河北九江车队已经完赛三个赛段。当然每个赛段都不会顺利,由于比赛的路书直到发车前开始发放,所以迷路了就成了所有参赛车 手的最大挑战,河北车队也深受困扰。闫珂说由于天黑的比较早,所以不好找参照物,也给完赛带来了麻烦,几乎每天都是在当地时间十点之后才会回到营地。饮食方面,达喀尔 拉力赛给所有参赛人员准备的都是路餐。这个路餐,能保证营养和能量,至于口味就被闫珂狠狠吐槽了:“太难吃了。”

赛道太难了,第一天就有好几十台车超过了比赛最大给时,而今无奈退赛的车已经几十辆。而红旗车队的一辆参赛卡车也在第一赛段就折戟,而卡车参赛的另一个目的是给队 里的汽车提供配件运输,所以这个变故还是给车队带来了一些困扰。还好三辆车可以相互有个照应,在第一赛段,两辆车就发生机械故障,不得不中途通过互换零件解决各自的问题。

遭遇过的最大危机是什么呢?闫珂说:“其实每天都会遇到很多困难,迷路,不停的迷路,跟很多车手一起迷路。然后就是修车,不是这里出了问题就是那里出了问题。第三 阶段最后几十公里的时候,我们的配件都已经救济给队友之后,又遭遇了爆胎。这也是非常常见的事儿,我们最后是和其他参赛车队的20多辆车一起驶出的赛道,有三个轱辘跑出来的,有两个轱辘抵达终点的,比赛用时就会更大一些。”

聊完之后,闫珂和他的主驾赵玉乔又一起准备开始新一赛段的征程,一对儿搭档加起来100多岁了,是车队里年龄最大的,成绩却还不错。用闫珂的话来说,两人能有现在的发 挥,主要是心态好,对达喀尔的困难做了最充分的准备,遇到任何问题都能坦然的接受。

闫珂说:“如果按赛段说已经完赛四分之一了,但是如果按照里程和难度来计算,尚不如六分之一,难度大的赛段都在后面,挑战会越来越多。根本预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 么,所以我们现在每天就是跑完一天,准备第二天的,根本不想第三天的事情。”

趁着第四赛段发车前的最后时刻,又问了闫珂最后一个问题:第一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到目前为止,比赛最超出你想象之处是什么?没有想到闫珂给出的是这样一个答案:“赛道里的风景真是太美了,有很多是之前东道主很少开放的地方,太美了,用语言无法形容!”

编辑 蓓蓓 责编 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