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体育 > 自行车>  正文
2020-03-10 08:50: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申花全队遵守防疫规定 集训地区自行车赛事现确诊患者

海口训练时,疫情局势还未严重,队内的气氛也没有太紧张。在申花入住的酒店内,还有乒乓房和桌球室的娱乐设施。得知有桌球项目,“小法老”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有一次他与韩国助教们切磋球技,几人尽管语言不通,倒也打得非常愉快。但是在队内规定颁布后,几人便再没有去过桌球房。

球队移师迪拜,入住的酒店又背靠大海,不少队员在训练结束后身着便装,吹吹海风享受怡人的风景。喜动的球员相约沙滩足球,或是在酒店内打打篮球、壁球和网球,互相比较谁的运动细胞最好。好静的球员则相约一起喝茶,赵明剑、秦升和柏佳骏设茶席招待外援姆比亚,在中国生活许久的喀麦隆人用汉语直言“好,非常好。”

但是在球队前往阿布扎比后,酒店内唯一开放的“娱乐场所”只剩下了健身房。有的队员在房间闷得慌,就在训练之后再去健身房加练。有人则追起了时下一部关于房产的热剧,在此前归期未定的情况下,互相开玩笑说“追完这部剧说不定就能回家了。”喝茶聊天玩玩手机游戏,或是和亲友视频通话,成了队员们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

在阿布扎比训练期间,蒋圣龙和朱辰杰收到了来自华东政法大学的推荐资格。与列表中其他保送上体育类学科的球员不同,两位小将选择了法律专业,并且将接受入学前的文化课考试,“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一定要多懂法律知识。另外,就读法律也会对退役后的工作生活有帮助。虽然今年的比赛时间可能会紧张,但最好能抽出时间来,多读点书。”

长久以往两点一线,如此训练生活不免有些枯燥,任何足球之外的挑战,队员们自然照单全收。在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倡议下,球队发起了“头球接力,共同战疫”的挑战。高迪、蒋圣龙、朱辰杰、朱建荣、曾诚等球员以这样方式,为武汉和中国加油。事实上,球队早在1月已经发起过一次筹款,所筹的资金全部移交给了绿地集团,由集团安排采购物资赠送给上海援鄂医疗团队。

除了俱乐部安排的活动外,队员们也会寻找别的方式缓解压力。几天前,莫雷诺收到了一副足协杯冠军成员的积木玩具,队长别出心裁地给自己的积木小人换了个配件——一顶王冠,之后又给伊哈洛配上了“黑豹头”,给沙拉维配上了“法老头”。

而在训练之余,他还和钱杰给偶然间得到了一套数独题目,便一头钻进酒店的房间,攻克“数学难题”。约莫十几分钟,这对搭档填对了81个数字。检查无误后,小有成就感的二位还在题目旁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莫雷诺的签名潇洒,钱杰给则一笔一画地签下了自己的中文名。

展开全文

“视频两个月,回去后一定多陪家人”

从1月6日申花收假在康桥基地集合算起,到今天已经整整过去了两个多月。球队从上海出发前往海口,又因为疫情原因,超级杯、联赛开赛推迟,球队紧急改变行程前往阿联酋进行第二阶段冬训。在迪拜训练了一段时间,考虑到国内疫情还未完全得到控制,俱乐部又给球员放了12天的小长假,之后又在迪拜集结,移师阿布扎比进行训练。

两个月、四个地方,任谁也没有想到,球队会在异国他乡待上这么长时间。尤其是在海口冬训期间,正值农历新年,俱乐部曾邀请全队共享年夜饭,希望队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原本计划在海口训练结束后返回上海,备战超级杯,也因为疫情不得不更改目的地,此去阿联酋,又让大家近一个月没与家人团聚。思念家人的队员们,只能通过小小的一方屏幕与家人视频聊天,“每天最多的话就是提醒家里人少出门,戴好口罩。”身为家中的顶梁柱,有的球员表示疫情结束后,一定会好好陪伴家人。

星期五上午,中国足协官网发布公告,宣布开展“春季大练兵”活动,列出了七项相关基础测评指标参考,并且再次提出要坚决贯彻“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各支队伍每周有效训练时间不少于16个小时。足协还在文件中特备提到,球队需要过好“苦、难、严”三关。

而自申花到阿联酋后,主教练崔康熙基本保证了一天两练的训练节奏,有时因为队员需要体能恢复,会减到一天一练,但是不论从训练时间或质量,重视体能的韩国老帅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因为长期在外训练,队员和教练团队普遍都比刚到阿联酋时又黑了一圈,甚至有人因此出现了轻微晒伤的迹象。长期封闭也让球员的画风变得粗旷起来,莫雷诺、沙拉维、钱杰给等人一度蓄起了胡子,由此也可见球队在外漂泊的时间之长。

2月28日,2020环阿联酋公路自行车赛两名参赛者确诊新冠肺炎,该比赛已经被叫停。第二天,阿联酋卫生部宣布,对阿布扎比亚斯岛隔离区内,具有潜在感染风险的167人完成了新冠肺炎检测,结果皆为阴性,尚无确诊病例。即便如此,身在阿布扎比的申花队员们仍保持着谨慎的态度。训练课结束后,疲惫的球员们都直接返回酒店房间闭关,不会在酒店外逗留,以减少与陌生人群的接触。“从海口颁布针对疫情的特别队规后,全队上下都一致遵守,为的也是避免感染出现,使球队出现不必要的问题。”俱乐部方面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