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篮球 > NBA > NBA动态>  正文
2019-04-15 08:35: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深度:诺维茨基你爱我像谁?时间荒野奔跑的老男孩

人有时候可以做到随波,而不逐流吗?在扶摇跌宕的人生轨迹中被编排到每一步,精确到分毫没有差池,饭菜喂到嘴边的方便,捆绑着手脚的安生,可最终奋力一搏,在随波的浪尖上跳跃,我命由天,也由我。

德克-诺维茨基之所以成为NBA最伟大的外籍球星,因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贯穿了他的21年生涯。

曾几何时,诺维茨基代表了一种“强制扶植”的人生轨迹,他是一个家庭的骄傲,一个民族篮球的期待,一个球队的希望,一个老板的梦想,这些情愫始终团绕在他的世界。“怎样成为德克-诺维茨基”几乎是不可复制的故事,和韦德一样低调伟大,却远远比德怀恩幸运的多,早年诺维茨基身边有老尼尔森的父子档的情分,后来有疯狂执念的库班的知遇之恩和不离不弃。人的一生中找到个势均力敌的陪伴,不管是相爱还是相杀都是可遇不可求,天长地久。20年后库班依然能够声泪俱下的承诺德克,永远不会失业,退役41号球衣以及设立雕像。

说实话,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的戏码,在达拉斯这个地界被诺维茨基和库班演绎到了极致。当然诺维茨基很争气,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早年的达拉斯小牛队的阵营,树立诺维茨基是排除万难披荆斩棘的。诺维茨基当年在小牛队的状况是:芬利对这个德国年轻球员还抱着一种新奇的观望的态度,而老尼尔森就已经安奈不住自己的欢欣鼓舞了,急着要把这个大个子推向联盟和世界之巅。这种溺爱和强行实用实际上对诺维茨基是一种“迫害”,那种羞涩的不加修饰的天赋被横加阻拦之后进行了加工,从遇见老尼尔森之后,诺维茨基的职业生涯就注定一帆风顺,事半功倍。在球队第一次拆开纳什诺维茨基之后,芬利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离开也是早晚的事情,那还是纳什走后的第一个赛季,当时小牛队组织第一次全队球员例会,而规定是所有人必须统一着装——除了诺维茨基,他的一件T-shirt让很多人明白他在小牛队的地位。

《后会无期》里贾樟柯说: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人长大了,梦想纯粹又难得又恐怖。电影里老贾瞅着冯绍峰意味深长的说:“我一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你这样怎么在社会上混?”你看,成年人做梦要做出铜臭味,再小的梦想都无法空手套白狼。可成年人的梦想里一旦纯粹,就变得悲伤而脆弱,不沾染利益也同样会招致攻击。诺维茨基和库里曾经上演过多次“你多给我钱我不要”的场景,他是一个真正的幸运儿,在如此顶级的商业王国,一个一张眼就不知道要背着包去往何地的交易世界,诺维茨基的梦想成为了库班内心的纯粹荒野,任你生长,可你奔跑,随处怒放,他始终是一个奔跑的大男孩,在时间的荒野里回回头笑一笑,长大不长大突然都变得不再可怕。

有人呵护的人生,真的是好人生,惺惺相惜,也犯不上肝脑涂地。

有时候觉得天王的拿来主义从来都不是理直气壮,诺维茨基的性格中并非都是些坚硬的东西,当初他和七年的女友分手时曾暗然神伤,“感情淡了,就这么结束了。有点可惜,不是吗?”实际上这个日尔曼民族的金发天才少年在进入联盟之后就倍受推崇,也从来没有受到过什么实质的障碍,只是他还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当仁不让。“让”和顺从,是诺维茨基个性中最中庸的价值观,他喜欢无私地将球传给浪投高手沃克,或者把球队传给在低位能力一般的贾米森。诺维茨基生涯前半段是被设定好的角色,他强行的演出,扮演,甚至一副“你爱我像谁扮演什么角色我都会”的逆来顺受。老尼尔森最懂如同儿子一样的诺维茨基,“你不能强求某人成为球队的领袖,德克现在的年龄已经足以胜任球队的领袖,但是这要以他本人乐意为前提。如果他不喜欢,可能我们还要再等一两年。”

但老尼尔森错了,达拉斯的这场角色设定,简直就是《无间道》里梁朝伟狂喷黄秋生的话:说好三年的,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大哥,就快十年了。确实,诺维茨基从“被编排”变成了“被安插”,好像是和另一个自己的斗法和博弈,左和右,是或否,行还是不行,能还是不能,在最初诺维茨基成功却糅杂着各种失败的十年里天天都在耳提面命,让诺维茨基如坐针毡。

就是因为诺维茨基接受了这样的安排,人生中的一个小小的敬礼,却成为了他内心世界最大的仪式感,他需要成为领袖,哪怕是霸王硬上弓也要如此,他无法辜负,不能辜负,只能迎难而上,这是诺维茨基骨子里最闪光甚至最善良的地方,他无法回绝被期待的人生。于是他一边在小牛队享受到了何人领袖都享受不到的东西,库班为他建造的豪华更衣室,大把大把地烧钱和早年不断地尝试打造出无可比拟的冠军阵容,一边要承受各种嘲讽和非议——2006年总决赛2比0领先的情况下却被热队翻盘;到了2007年,小牛队一举创造了联盟历史第六好的67胜战绩,他凭借球队的战绩击败了MVP大热纳什,结果他直接拿着MVP奖杯回家钓鱼了,屈辱的黑八让诺维茨基心上蒙上了一层阴影;2008年,基德驾到却季后赛首轮游,诺维茨基曾一度觉得这些等待更像一个圈,把他慢慢圈回了起点,成为了时间和期待的囚徒。

你几乎也看不到诺维茨基的崩溃和抱怨,他甚至无法抱怨,他是“懂事崩”的代表,悲剧时代的核心人物,那些年在诺维茨基身边总有人为他在设计角色和剧本,他是一个很少需要自己去准备的人,也许这样会让他少走很多弯路,也许,他永远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出口。一顶无冕之王的帽子,直到2011年总决赛,诺维茨基才自己亲手摘下来,而这一晃就是12年的光景,此时诺维茨基笑起来依然纯粹的如同一个大男孩,库班让达拉斯成为了铁打的天王流水的兵,诺维茨基从相信自己可能会成为领袖,到最终屹立不倒,这朵温室的花朵不再随风摇曳,而是傲然挺立,这个故事本就应该算是说尽了完美。

但实际上诺维茨基提供给的故事范本,源于他在整个生涯对于被动和主动的掌控,在所有可能被编排的人生角色里,各种烂泥扶不上墙的狗血剧真的太多了,能这样一路走来坚持到底,诺维茨基的意志力早就凌驾于他的天赋和日复一日的金鸡独立的投篮。如果纳什能够在最初的时光得到诺维茨基般的厚待和钟爱,那么纳什是会得到更多的MVP,还是迅速地陨落?这种磨练或许对于纳什这样的凤凰更加的合适,而对于诺维茨基而言,爱和捧来得都太快,诺维茨基26岁的时候已经有了七个赛季经验,成为了球队中坚,但很多事情他做得依然不够好——主帅老板老大都希望他说更多的话,做更多的事情。

我们喜闻乐见的,绝不是他从一个什么都不喜欢争取的天才,到一个被逼到绝境逢生的王者。而是他对于所有设定的关卡最终都打通关了,给予所有人期待以回报,在被保护的世界他将大门敞开,将那些所有爱他或者不爱的,统统拉了进来,此时我们才明白,人真的会像歌一样,“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诺维茨基已经是海纳百川,用了21年的时光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我们最成功的,不是长大,而是心里永远住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