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2 12:05: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中乙危机!1年内3俱乐部解散 明年更多队或退出"ql-align-center">

南都讯 记者丰臻 深圳雷曼人人俱乐部今日突然发布公告称将退出下赛季中乙联赛,并已经向队内球员发送了解约函。

赛季末段已有先兆

2019赛季的中乙联赛将从28支扩军到32支球队参赛,南北分区各有16支球队,规模庞大,看起来中国职业联赛的地基越发夯实。但深圳人人俱乐部做出的决定像一根扎破了气球的针,让人担心中乙现在是否真的欣欣向荣。

深圳雷曼人人足球俱乐部为深圳雷曼集团于2015年创立并全资拥有,2016赛季开始征战中乙联赛,三个赛季以来每年排名都位居中上游,分别是第11位、第4位、第7位。

主教练张军赛季末突然下课。

这支身处超一线城市、经济特区的球队突然宣布解散,让人感到惊讶,不过赛季末段已有先兆——在进入中乙淘汰赛阶段后,俱乐部宣布停发比赛赢球奖金,并请求中国足协对球队的比赛予以高度重视和密切关注,以防止有球员踢假球。为此,主教练张军因为不满俱乐部的做法而辞职。

当时俱乐部方面就停发比赛奖金给出的官方理由是:为了营造“赢球不靠奖金”的良性竞赛氛围,杜绝金元足球。削减投入的信号明显。

不再玩“烧钱”的职业足球

近年来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投入水涨船高。有相关数据表明,2008赛季山东鲁能夺得中超冠军时全年投入只有8000万元,而2018赛季从中超降级的贵州恒丰投入接近8个亿。

作为第三级别的中乙联赛俱乐部,如今的年运营成本大多在3000万元以上,有冲甲想法的中乙俱乐部年投入普遍在5000万元以上,而8、9年前深圳红钻在中超保级时的投入也不超过3000万元人民币。

2018赛季结束后,深圳人人都是自由身。

“基于深圳人人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的战略调整,拟明年不再报名参加中乙职业联赛。……深圳人人足球俱乐部将继续投身于足球公益事业,依托投资人旗下海外足球布局,致力于深圳城市青少年足球的建设。”

12月1日发布的这份公告表明了投资人的态度,他们不打算离开足球,只是打算离开“烧钱”的职业足球。

深圳本土暂无人接盘

据南都记者了解,雷曼集团在较早之前已经决定不再继续投资俱乐部征战中乙联赛,近一段时间都在低调地在寻找买家,但一直没有接盘企业出现。

一年之前曾有其它深圳企业表达过收购俱乐部的意向,但很明显,一个赛季之后经济环境和市场行情已经转变。短期内不能把球队转手的情况下,雷曼集团做出了退出中乙联赛解散一线队的决定。球员都已经收到了那份《关于终止劳动合同的告知函》。

网传深圳人人俱乐部向全体球员下发解约函。

中国足协前几年出台了职业联赛俱乐部不能异地搬迁的规定,这条规定限制了各家俱乐部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转让,决定了这些俱乐部生死都只能在一个地方。

有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为盘活职业足球资源,调整职业足球在全国范围内布局,这条规则或许会在近期有所松动,但这条信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除非规则松动,否则深圳人人俱乐部的中乙资格只能在深圳范围内兜售。

不止一家玩不起

无力承担中乙巨额投入的俱乐部不止深圳雷曼一家。2018赛季中期,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两家俱乐部由于存在欠薪行为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上海申梵在常规赛结束之后宣布退出中乙排位赛。

赛季结束后,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的投资方上海山屿海投资集团宣布对外转让俱乐部全部股份。据记者了解,这家俱乐部至今还没有找到新的投资人,很可能面临跟深圳雷曼一样命运——解散。

另外据南都记者了解,海南博盈足球俱乐部也正面临退出中乙的可能,一方面是资金压力,另一方面是按照中国足协颁布的中乙准入规则,2019赛季每支中乙球队需要配备3支梯队,2020年增加到4支,海南方面一时难以解决梯队问题。

冲甲成功的四川安纳普尔那同样压力山大。

四川安纳普尔那是2018赛季投入最大的中乙俱乐部,冲甲成功后却也开始受资金问题困扰。据记者了解,事实上他们在联赛进行中已经开始资金紧张,导致球队工资和奖金的发放有所延迟。

冲甲成功后,安纳普尔那特意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放出信号:呼吁四川有实力的企业加入进来成为俱乐部的股东之一,一同解决下赛季的资金问题。安纳普尔那方面表示,过去三个中乙赛季他们已经投入2亿元人民币,才获得一个中甲资格,要在中甲立足甚至有冲超计划的话,压力只会更大。

一位中乙俱乐部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按照现在这个情况,中冠很多球队可能会候补进中乙。这个冬天有不少中乙球队玩不下去了,如果中乙的门槛降不下来,退出的老板只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