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07:35: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深度-世俱杯延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谁该最终被"牺牲""ql-align-center">

COVID-19病毒大流行肆虐全球,世界体坛也被迫按下暂停键,国际足坛自然也受到波及。原定于2021年夏天在中国举行的世俱杯,已经确定延期。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态会与中国政府和足协充分讨论,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负面影响。不过可以预想无论是2021世俱杯筹备工作办公室,还是国际足联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将是空前的。

推迟举行,中国”牺牲”部分利益不可避免

由于疫情影响,原定于今年夏天进行的欧洲杯、美洲杯均推迟到2021年夏天进行,而这一时间段原本是留给在中国举办的世俱杯。如此一来,国际足联也只能于3月18日官宣“超级”世俱杯也延期举行,虽然具体时间有待确定,不过官方给出了三个时间选项:2021年下半年、2022年或者2023年。

在职业体育高度成熟、商业机制运营完善的时代,规则在常态下是各方的正确指引,但特殊时期却有可能成为掣肘。因为各项赛事的赛程几乎都是按照“最科学”的方式进行安排,而2020年当全球遭遇史无前例的的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疫情时,多米诺骨牌效应便立即显现。改革后原定于2021年在中国以全新面貌示人的世俱杯则不幸成为受害者之一。

和传统的赛制不同,2021年世俱杯将有24支球队参与,比赛周期也由过去的每年一届改为4年一届,举办时间从年末改至6-7月,国际足联此举意在用其替换联合会杯,更重要的是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希望可以将这项赛事打造成一项全球顶级杯赛的赛事,将“首届”超级世俱杯的承办权交给中国,更是具有颇深的寓意,只是一场病毒大流行让整盘计划的实施遇到了极大的挑战。

展开全文

由于世俱杯改期,国际足联、中国足协、赛事赞助商、赛事承办方等一系列相关的单位组织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利益损失;而国际足联与欧足联在资源方面的争夺也因为这次“意外”被进一步暴露。当然,中国作为承办国,若从宏观去看同样需要有方方面面的考虑。目前来看“牺牲”部分利益是不可避免的。

多方博弈,认准主角

由于国际足联方面已经提供了三个候选延期举办赛事的时间段,因此如何做好这道“选择题”对于各方各面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这将是利益博弈的结果,也将是考验危机处理的能力。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延期至2021年年底进行。

在2021年秋冬举行世俱杯,参赛球队的标准不会产生争议,可以沿用现有的录取标准,也就是说中超方面依然由2020赛季中超冠军作为东道主国代表参赛;如果推迟到2022年或者2023年,那么一旦2020赛季和2021赛季的中超冠军球队不是同一支队伍,那么该让哪家俱乐部做出“牺牲”呢?如果有关方面提早更新资格分配方案倒是可以将不利因素降至最低。

不过由于同一年夏天有欧洲杯和美洲杯,如果再安排秋冬踢世俱杯,对于一部分球星来说,他们的体能以及主观参赛意愿显然会面临极大考验,这会直接影响比赛质量,乃至对改革后的首届超级世俱杯这个“赛事品牌”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另外,年底的比赛时间也意味着四个北方承办城市沈阳、大连、天津和济南可能无法达到承办赛事的标准,由于牵涉到体育场改造问题,如果前期投入,而最后无法真正承办,那么对于当初积极申办的城市来说是一种伤害;即使现在有一种说法是用承办2023年亚洲杯部分赛事去弥补无法承办世俱杯的遗憾,但两项赛事的影响力显然不再一个等级,负面影响依然存在。

放到2022年,由于冬天要进行卡塔尔世界杯,因此欧洲和南美大牌国脚又要面临一年两项大赛的疲劳轰炸。如果国际足联默许让世俱杯参赛球队派出二线阵容参赛,那么一旦开了这个口子,以后欧洲、美洲俱乐部将势必找借口来“应付”世俱杯。从理论上来说,这也是国际足联不允许的。当然,2022年年初在中国还有冬季奥运会,9月份杭州还要承办亚运会,莫非2022年要成为中国体育迷的狂欢年?

至于2023年,相比较于冬奥会和亚运会这样的综合性体育赛事,亚洲杯仅是对亚洲球队和中国足协、以及同时负责世俱杯、亚洲杯这两大比赛工作的中国组委会提出很高的要求,但是对于欧美俱乐部和大牌球星来说,可能影响不大。

如果按照惯例,国际足联去更多照顾欧足联旗下俱乐部的话,似乎2023年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这就牵涉参赛球队资格分配重新确定的问题。此外,由于东京奥运会也基本确定延期,而目前奥委会需要用四周的时间去考虑推迟到何时,这实际上也会影响到中国世俱杯举办时间的确定。

再考足协,延期越久中超代表处境越难

中国世俱杯的延期,也影响到了8个承办城市的筹备工作。像济南奥体中心,截止目前尚未接到世俱杯工作小组的正式通知,具体何时正式开始施工,需要等待设计方案确定后再做决定;类似情况在其他几个主办城市也差不多,不过作为世俱杯开幕式和决赛的承办场地上海体育场,升级改造工程已经开启。

至于世俱杯举行年,中国足协对国内赛事的赛程安排,在国际足联确定世俱杯具体举办日期后,相应的国际比赛日赛程也会对应出台,由杜兆才担任筹备办公室负责人的世俱杯、亚洲杯两大赛事组委会与筹备办公室,也势必会同中国足协为国内赛事制定出一个相对合理的赛程。

反倒是参加世俱杯的中超球队代表本身“质量”令中国球迷更为担心,因为一旦赛事推迟到2022或者2023年,可能有大牌外援与中超球队合约已经到期,而在足协新政限薪令的控制下,再吸引大牌的可能性又不大。如此一来,往往依靠外援打外战的中超球队,在首届世俱杯赛场或许只能在小组赛阶段打下酱油,这显然不是中国球迷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