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足球 > 美洲杯 > 巴西>  正文
2020-06-24 01:22: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深度分析:大罗之后竟再无神锋?浅谈桑巴军团面临的9号位困局

在现代足球分工和功能划分逐渐细化之后,9号位成为了前锋的代名词,有些人认为9号位特指striker,但其实9号位本质上指的应该是突前居中的前锋,至于战术作用,他们可以是striker,也可以是伪射手。但无论如何,9号位球员都需要极强的进球能力,毕竟他们是全队离对方球门最近的那个,而最为我们津津乐道的9号位应该就是罗纳尔多了。

9号位最后的巅峰——罗纳尔多

“足球王国”巴西历史上盛产伟大的前锋,球王贝利虽然身穿10号,但他绝对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前锋;另外像普斯卡什、盖德·穆勒、尤西比奥、范·巴斯滕、罗马里奥等巨星也都是9号位球员的代表。中国球迷的“大罗情结”始于足球转播刚进入我们视线的那段时间,很多人见证了他从少年金球得主到征服韩日世界杯,也难怪有人一提到9号位,第一反应就是大罗。

所谓最完美的9号位前锋,要有一人之力挑战对方整条防线的实力,要有绝境中扛起球队的责任感,还要有风华绝代的个人魅力,而这些因素无一例外都曾属于罗纳尔多。或许大罗在团队荣誉方面缺失得有点多,但2座金球奖和3次世界足球先生的荣誉就在那里,作为主力带领巴西队在世界杯两进决赛一冠一亚的成就也在那里,没有人可以忽略。

展开全文

然而随着当代球员越来越综合化、团队化,如今再想区分“X号位”球员就显得没那么必要了,强如C罗梅西,巅峰期的他们既能踢边锋也能踢中锋,还能踢中场;莱万、苏亚雷斯等顶级中锋都有出色的团队配合能力;本泽马、菲尔米诺这类型的9号球员更是一度将辅助做球视作自己的主业,而忽略了自己的进球账户。

也就是说,自罗纳尔多以后,9号位位置再难以出现像他这么强大的单兵球员了,全球足坛都没有,更别说巴西国内了。自从罗纳尔多卸下9号战袍,桑巴军团的9号球衣主人水平可谓是参差不齐,但往往都没有多大的成就和建树,跟大罗更是远远无法相提并论。因此有人说:“大罗之后巴西再无神锋”,一定程度上也是不争的事实。

大罗接班人——要么是流星,要么是庸才

大罗最后一次身披9号黄衫征战世界杯是2006年,但在那之前阿德里亚诺曾经身披9号球衣为巴西队出战过联合会杯等比赛。与近年来其他的巴西前锋相比,阿德里亚诺的巅峰水平自然是最接近大罗的,但是阿德注定只能是足坛的一颗流星,他跟大罗一样,都没有见证过自己最巅峰时期的实力,就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终结。

2006年德国世界杯,9号球衣回归大罗,阿德里亚诺则身披7号球衣出征。在那场著名的“神仙打架”中,齐达内助攻亨利打进唯一进球,帮助法国队1-0淘汰了拥有“魔幻四重奏”的夺冠热门巴西队。这是那一代巨星巴西最后的辉煌时刻,此后的世界杯,人才脱节的巴西队失去了巨星光环,变得有些陌生,尤其是在9号位上。

其实大家对阿德里亚诺的期望非常高,06世界杯时大罗已经30岁,很多巴西球员在这个年纪已经过了巅峰期,大罗也不例外;而彼时的阿德只有24岁,还处在职业生涯的上升期,接班大罗留下的9号球衣最合适不过了。那时的他在国米踢得风生水起,在国家队也拿下了05年联合会杯的金靴和金球。

可惜自那之后阿德从高处跌落,毫无节制、放浪形骸的场外生活磨掉了阿德的锐气,对训练不认真、对比赛积极性不够高,这些最终成为了国米和巴西国家队逐步放弃他的理由。2010年南非世界杯,巴西队的9号位球员变成了路易斯·法比亚诺,这个名气远不如大罗和阿德的球员。

法比亚诺在2009年的联合会杯上打进5球,帮助巴西队捧杯;次年的世界杯法比亚诺5战打进3球,表现还算中规中矩,但是在需要前锋站出来解决战斗的时候,法比亚诺哑火了,以致巴西1-2不敌荷兰,止步8强。人们对巴西9号的期待太高,但其实法比亚诺的表现已经及格了,至少比接下来的9号们更靠谱。

2014年巴西作为东道主举办了世界杯,但他们的锋线依然缺少一个稳定的得分点,锋线领袖更是年轻的边锋内马尔。那时的巴西9号是弗雷德,一个30岁的巴甲前锋。当然弗雷德在那时的巴甲一个赛季28场比赛打进18球,看起来还不错,只是仍然满足不了大家对“巴西9号”的期待。最终弗雷德在世界杯上6战打进1球,惨淡收场。

到了最近的2018世界杯,巴西队的9号拥有者又换成了热苏斯,这一次倒是交到了年轻人手里,只是年轻人通常意味着无法承担重任。热苏斯在世界杯上5战0球,只有一次助攻,是大罗时代以来在世界杯上表现最差的桑巴9号。只不过热苏斯毕竟年轻,2019年的美洲杯上他用2球2助攻的表现帮助巴西夺得冠军,也算是没丢9号黄衫的脸。

在这期间的大赛中,巴西队还有多名球员穿过9号球衣:2007年美洲杯时的巴西9号洛维,2011年美洲杯时的帕托,2015年美洲杯时的塔尔德利,但是这帮人表现都只能用平庸来形容。当然,2015美洲杯时巴西的主力前锋其实是菲尔米诺,而非塔尔德利,不过菲尔米诺也只是在4场比赛里打进1球而已。

南美足球滑落的必然?

巴西最近几位9号位球员里,有多人都在中国足坛留下过痕迹,洛维和塔尔德利都效力过山东鲁能,帕托效力过天津天海,法比亚诺则效力过中甲的天津权健。以往谁能想到足球王国的9号位球员会来到中超中甲赛场上?这样的画面除了说明中国职业足球在蓬勃发展,也说明了巴西足球在堕落,9号位的光荣传统在消失。

大环境来看,南美毕竟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巴西国内充斥着各种矛盾,以往大家都说街头足球出巨星,但现代化的洪流之下,巴西的街头足球文化也在遭遇危机。孩子们的浮躁心态被唤醒,想通过踢球达到暴富目的的小球员越来越多,而静下心来享受足球快乐的成为了过去式。昔日巴西街头能够涌现阿德里亚诺,但如今的阿德消失在了现代化浪潮之中。

再者,南美足球整体的不景气也影响了人才的产出。以往的南美职业联赛不亚于欧洲五大联赛,可现在的巴甲还能留住多少人才?大把的年轻人一有潜力就迫不及待前往欧洲效力,结果在欧洲豪门坐板凳、租借往返,消耗掉了自己的精力,也浪费了沉淀下来好好提升自我的机会。

人才培养机制的变革不仅出现在供给端,需求端也是一样。以往的巴西苗子都是小有名气之后开始闯荡欧洲,比如内马尔就是名满南美了才加盟的巴萨;但现在这一点正在改变——欧洲豪门们一旦发现苗子,立刻着手买进,绝不给其他竞争对手任何机会。最典型的就是现在的皇马,手握维尼修斯、罗德里戈两大超新星还不够,又买下了18岁的雷尼尔。

最后具体到9号位,由于现代足球对于边路的利用率越来越高,中锋不得不进化出适应边路打法的能力,一方面是抢点能力要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就是拉出禁区、为队友做球的能力。现在的热苏斯是典型的这类型前锋,个人能力远不如昔日的大罗、阿德等人,但他在曼城就是能够成为瓜迪奥拉战术的一环,该前插前插、该后撤后撤,战术执行力成为了新时代前锋的评价标准,“个人英雄主义”被进一步稀释了。

巴西足球的土壤是属于自由精灵们的,小罗和内马尔或许是这片土壤所能培养的最后一批精灵。其实从卡卡开始,包括当年与内马尔齐名的甘索,他们的踢法已经在向欧洲靠拢,更加简洁高效,效率成为了大家追逐的目标。大势所趋,9号位们不再拥有充足的球权,他们的位置受团队站位的制约,他们的活动范围被精细地分割……大罗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但桑巴时代或许真的一去不复返了。